越不在乎结果,越容易有好结果

求助者:我上课老没精神,我感觉我有抑郁症,我对这个世界没什么希望,我16了,男生,非常害怕朋友什么的离开我。

心理咨询师:父母对你怎样?

求助者:自我觉得他们对我是失望的,我学习不好,没有坚持性。

心理咨询师:读高中?有什么打算?

求助者:想考好,可自我觉得没用,我感觉好累。

心理咨询师:尽力就行了,大不了读职业学校。

求助者:能否告诉我该怎么做?我感觉整个世界都好无聊,想去重新开始。

心理咨询师:重新开始是指什么?

求助者:死亡。

心理咨询师:想死掉,再投胎?

求助者:嗯哼,看这么多鬼片感觉好好。

心理咨询师:万一投胎变成猪,怎么办?

求助者:也比累着好。

 

这位16岁的男孩好希望自己的生命能重新开始,因为他目前走的这条人生道路真的太难太难走了,走得太辛苦了,不想继续走下去了。因为他的成绩不好,他的父母对他非常失望,在父母看来,这个儿子简单就是一头笨猪,是一个废物,是一堆垃圾,所以他感觉自己的生命没有任何意义,没有任何价值。既然没有意义和价值,不如报废掉重新再来。哪怕投胎变成一头猪,也比这样痛苦地活着要好。

是什么人让这个本该朝气活沷的少年变得如此死气沉沉的?正是他的父母让他变成这样的。父母希望他成绩好,希望他读好书出人头地,但偏偏儿子就不是读书的料。

是的,有压力才会有动力,但如果压力大过人所能承受的极限的时候,压力就不再是动力了,而是摧毁心灵的魔鬼了。

父母要学会观察孩子的情绪变化,如果发现孩子情绪很低落,要及时跟孩子沟通交流,搞清楚是什么原因让孩子对人生如此悲观绝望?如果发现孩子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而悲观厌世,就要及时给孩子减压,不要再强调学习。有一对父母因为孩子患抑郁症带孩子接受心理咨询,后来父母知道孩子是因为学习压力太大导致的,于是经常对孩子说,不必那么努力的,尽力就行了,分数不重要的,能考多少就是多少。照理说孩子应该就没有压力了,然而事实上孩子的学习压力依然很大。因为孩子知道,父母这样说只不过是口头上安慰他而已,事实上父母是非常在乎孩子的学习成绩的,非常在乎孩子能不能考上大学的,他很清楚,如果自己考不上大学,虽然父母不会骂自己,但父母一定会非常痛苦非常难过非常伤心的。父母一定会在亲戚中抬不起头来,所以她的压力依然很大,依然无法看得进书。

人是直觉的动物,你说什么话不重要,你的眼神表情流露出什么信息才重要。

如果父母发自内心地认为读书不是很重要的事情,并且能举出很多没读过大学也照样能成才的例子,并且准备了即使女儿考不上大学可以走哪些哪些道路的具体方案,那么孩子才会真正相信父母能愉快地接受她考不上大学这个事实,孩子的学习压力才会真正地化解,没有压力之后,才能正常地看书学习,然后轻松地考上大学。越不在乎结果,越容易有好结果。

 

 

东西方文化差别实在是太大了,其实准确地说是中华文化与欧美文化差别实在是太大了。传统的中国父母对孩子的态度是这样的:“我希望我的孩子很听父母的话,很刻苦勤奋读书,学习成绩很好,能考上理想的大学,大学毕业之后能找到很好的工作,能当大官,或是能成为某行业杰出的人才。这样对孩子好,同时我们也很有面子。孩子的本性都是懒惰的,所以我们需要不断给孩子施加压力,不让他有懒惰的心理。孩子的学习成绩好才是最重要的,没考上好的大学,将来怎么找工作?我们不能接受我们的孩子没读过大学,我们不能接受我们的孩子只是一个普通劳动者。如果我们的孩子只是一个很普通的打工仔打工妹,我们会在亲戚朋友邻居面前抬不起头的。”

传统的欧美父母对孩子的态度是这样的:“我们做父母的要创造条件让孩子接受好的教育,但是孩子愿不愿意学习,对什么方面感兴趣,我们完全尊重,让孩子的个性自由地发展。如果孩子不爱读书,但对别的方面有强烈的兴趣,我们也会尊重他,让他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成长,只要不妨碍到别人就行了。如果他在游泳方面有天赋,我们就让他在游泳方面发展。如果他在打球方面有天赋,我们就让他在打球方面发展。孩子虽然是我们生的,但他是一个完全独立的人,他有权利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走自己的人生道路,不管他将来是一个杰出的人才,还是一个普通的劳动者,我们都完全尊重,只要他过得快乐就行了。”

中华文化把集体利益放第一位,个人利益放第二位。欧美文化把个人利益放第一位,集体利益放第二位。中华文化比欧美文化更进步,更先进,更文明。欧美文化过度强调的所谓人权在地球人口很稀少的时代是行得通的,但当地球人口密度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,欧美的所谓人权就是反人类的了。中华文明强调“和”“合”文化,而欧美文化则是适者生存的从林法则。欧美文化过度强调个性,过度强调个人权利,从而促进了近代科技快速发展进步。但如果没有中华文明来制衡这种极度自我膨胀的文化,地球早就被自私贪婪的人类毁灭了。正因为有中华文明,所以人类不会出现第三次世界大战。如今新冠肺炎世界大流行对世界造成的影响相当于世界大战,但敌人不再是看得见的人,而是看不见的病毒。新冠肺炎是一块照妖镜,东西方文化孰优孰劣被照得清清楚楚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