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些公认的“好人”,其实心肠好狠好硬

读小学的时候,邻居家有个小伙伴,他们的妈妈是大家公认的好媳妇、好妻子、好女人。他们家住在郊区,我经常去他们家玩,他们家养着一只凶悍的黑狗,我们叫它“黑子”,我亲眼看着黑子从毛茸茸的小狗长成了一条威风凛凛的狼犬。我们都很喜欢黑子,经常带着它到小树林中玩,黑子很聪明,它什么都懂,像人一样,只差不会说话了。

后来,小伙伴家要搬到市里住,黑子的去留就成了一个大问题,因为市内养不了狗。但是小伙伴的妈妈一点都不因此为难,她对解决黑子的问题成竹在胸。有一天,他们哥俩放学回家,没看见黑子,兄弟俩问妈妈,黑子到哪里了?妈妈没有说话,妈妈的脸上露出诡异的笑容。晚饭的时候,桌子上放着一个炖锅,黑子已经变成一锅香喷喷的狗肉了,妈妈满脸笑容地招呼着兄弟俩:“快吃吧,自家养的狗很肥,没有毒。”

这兄弟俩当时是怎样的反应我不得而知,他们能否吃得下最忠实的“好朋友”的肉我不得而知,我听说了这件事情之后,我再也没有去过这兄弟的家了,当然,这兄弟的妈妈的形象在我的心中轰然倒塌了。如果换是我,我肯定是吃不下的,这个黑子几乎像人一样,跟兄弟俩亲密地交流互动,无数个日日夜夜忠实地陪伴着这兄弟俩,突然一个活生生的灵魂的身体变成了一碗肉菜摆在面前,怎么可以吃得下呢?

这位妈妈到底有着怎样的心理活动?她究竟是善良还是邪恶?对她家的狗来说,她太邪恶了,但是对她的家人来说,她非常善良。

后来我还遇到了很多这种“好人”,我把这类型的人看成是爱恨分明的人,在他们的价值观里,有非常明确的标准,什么是对的,什么是错了,什么是应该的,什么是不应该的,这样的人不是用心在生活,而是用“脑”在生活。他们只是按照某种规则在活着,他们不能真正理解别人的感受,如果别人不符合他的规则,他会非常狠心无情。

 

有一对高级知识分子,也是高级领导干部,他们把儿子与儿子深爱六年的女朋友强行拆散,理由是这个女朋友的家族中有高血压病,这对父母非常强势,儿子不敢不从。破坏儿子的爱情之后,他们给儿子介绍了一个很漂亮的知书达书的女孩,儿子跟这个女孩很快碰撞出爱情的火花,可是半年之后,这对夫妻又强行拆散儿子与女朋友的关系,理由是这个女朋友的家庭中有糖尿病。他们又介绍一个他们认为更好的女孩给自己的儿子,这个一惯听话的儿子这回再也不肯接受父母的安排了,儿子彻夜失眠,不吃不睡,儿子把所有与前两任女朋友的书信全部堆在地板上烧掉,地板被烧出一个直径一米多的火坑,于是这对夫妻通过关系找来警察,把自己的儿子强行捆绑送到精神病院。出院之后,这位28岁的青年多次逃离家庭,但每次逃离,父母总有办法把他抓回去,每次被抓回去之后,就被强行关到精神病院接受药物治疗。这位青年曾经逃到了新疆,但神通广大的父母还是派人到新疆把他抓了回来。因为长年被强制服抗精神分裂症的药物,这位青年已经对药物形成依赖了,无法停药了,他曾经多次停药,只要一停药,情绪就会失控,痛苦得几乎要自杀,不得不继续服药,后来这个男青年再也不敢服药了。

他曾经是美国某高层银行的高级职员,但是后来他成了一个废人,没有工作,没有朋友,没有恋人或爱人,他既依赖父母又憎恨父母,依赖父母是因为父母给他提供吃的喝的住的及看病的钱。憎恨父母是因为父母不理解他,父母把他的事业毁了,把他的爱情毁了,把他的人生毁了,他成了一个必须一辈子依靠精神药物的病人。某天他跟父亲吵得很凶,他拉着父亲要上精神病院治疗,他要父亲去体验一下住在精神病院是什么样的滋味。
父子俩吵得不可开交,最后父亲同意跟儿子一起去找心理专家评理,心理专家因为非常理解这个年轻人,认为这个年轻人不是精神病,当初不必服抗精神病药物,父亲听了之后非常恼火,扬言要上告这家心理机构,后来经过协调才平息这个纠纷。这对夫妻是公认的好领导,但是我觉得他们的人品不及格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