到底有没有婴灵?

崔凤梅(化名),女,40岁,因失眠焦虑来接受心理咨询心理治疗及催眠心理治疗。

她在10年前及12年前曾堕胎两次,因为当时已经有了两个孩子,且经济状况不是很稳定,夫妻俩商量决定拿掉孩子。丈夫陪她去医院做人流术。

在第一次催眠治疗中,她只能回忆出自己走进医院后,进入手术室,之后就看到自己在隔壁房间醒来。从打麻醉针后直到手术完成期间一片空白,想不起来。一般来说我们会认为这理所当然,因为麻醉后昏迷期间所发生的事情当然记不起来,其实不然。人在迷迷糊糊的状态中,虽然意识活动停止了,但潜意识仍在活动着,潜意识可以很清楚地记录这一切。

要求她一遍又一遍地重新经历那个事件,重复到第五次时,她很清楚地看到自己躺在手术床上,医生及护士在为她做手术,整个过程看得一清二楚,同时又看到自己肚子由大变小的现象。最不可思议的是,她看到床上有着一个人形的骨头,然后化做一摊血水就消失不见了,然后就看到自己一直躺在那边没有离开。

第二次堕胎的经历更是神奇。第二次她决定自己骑单车去医院,这次丈夫没有陪她前来。一样的,一开始也是无法看到手术过程那一段,但在第三次重复再看时,她说奇怪,我是早上去医院的,可是怎么医院里面都是暗的,而且有好多双手在拉医生的衣服,还有一个女人的头飞来飞去,很可怕。

心理咨询专家:“我明白,你还看到什么?”

凤梅:“有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坐在床上,背对着我,就坐在我躺的床上。”

心理咨询专家:“你去看看他的正面。”

凤梅:“刚开始,小男孩一直背对着我,后来他转身过来居然是一具骷髅,但我并不会害怕,后来那具骷髅化作一堆骨头,然后慢慢消失不见,但是仍然看到很多双手在拉医生的衣服,同时那个女人的头还在飞,而且整个医院都是暗的。”

心理咨询专家:“看看那个女人在哪里?”

凤梅:“找不到。”

心理咨询专家:“仔细找看看,一定可以!”

凤梅:“她在墙角看杂志。”

心理咨询专家:“你是怎么离开医院的?”

她看到自己骑着单车回家,可是单车却有着人形的纸娃娃粘在她的单车上,请她继续看,看那纸片是什么?她说后来那纸片掉在地上消失了。催眠治疗过后,她觉得很不可思议,自己怎么看到那些无形的东西?这是她以前从来没有的经验。

 鲁丽(化名),女,23岁,未婚,因失眠焦虑一年来心理咨询治疗。

咨询中了解到,鲁丽与男友发生关系后怀孕了,因还没做好结婚的准备,必须拿掉孩子。鲁丽很怕痛,不敢做手术,最后采用药物流产。因为怀孕接近两个月做的药流,流了好多好多的血,身体很虚弱。后来在卫生棉中看到一团肉样的血块,她很伤感地拿给男友看,感觉这就是一个生命。此后鲁丽常常紧张焦虑不安,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惧,常做恶梦,时常在梦中惊醒。

  在催眠状态下引导她再次去经历当时的情景时,她居然看到那个卫生棉像一付棺材,有一个小女孩就坐在床上。那个小女孩大约两岁左右,这时候鲁丽很激动地哭:“那个小女孩就是我拿掉的女儿。”

心理咨询专家:“我明白,你再看看她是否想跟你表达些什么。”

鲁丽哭得更伤心了:“小女孩很害怕,只是一直无法表达。她一直跟着我,不愿意离开我。”

心理咨询专家:“你好好地跟她沟通,并请她离开。”

鲁丽很伤心地哭着对小女孩说:“我知道妈妈对不起你,不应该把你拿掉,当时妈妈的日子并不好过,如果你生下来只是跟我受苦而已,让妈妈好过一些我们还是有机缘再相聚的,所以现在我们一定要分开,我会祝福你,你也要祝福妈妈,好吗?”

等一会,心理咨询专家:“很好,她已经离开了吗?”

鲁丽:“她还是不愿离开。”这时她们双方僵在那里,无论她怎么劝说,小女孩就是不愿意离开。

心理咨询专家:“你祈求菩萨来带她走吧。”

鲁丽:“小女孩很害怕,而且观世音菩萨也来了,可是无法接近她。”

心理咨询专家:“你好好继续跟她沟通,一定要让她跟着菩萨走,这样对她才好。”

鲁丽继续对小女孩说:“你要相信妈妈,不要像你爸爸一样固执,相信妈妈好吗?跟在菩萨身边比跟在妈妈身边好,我知道你很害怕,跟着菩萨走你会很安全的,以后妈妈会为你做一些功德回馈给你的,日后我们还是会再相聚的,答应妈妈,好吗?”后来仍有一段时间僵持不下,但是经过她一再的沟通,这个小女孩才依依不舍地跟着菩萨离开。她看到有一团光从窗户飘然离开,渐行渐远,很快就消失不见了。

治疗结束后,鲁丽心中的石头彻底放下了,全身轻松舒畅,内心平静安宁。她无论如何都想不到事情会是如此发展。当然这是一个很特殊的案例,其它的案例未必如此。有一些案例当事人确实也会看到人形的东西,而有些就看不到这些,更别说还可以跟她沟通了。

到底有没有婴灵?各位自己判断吧,灵魂在胎儿时期就进入胎儿体内了。不要以为胎儿看不到、听不到,在他们周围所发生的一切他们都清清楚楚,既能看到也能听到,明明白白的记录着所有的一切,这也说明了胎教的重要性。

有一个人在做深度催眠心理治疗时,回溯到胎儿时期,他看到有一条狗要来咬他,他很害怕,日后因此很怕狗。然后他又看到父亲在晚上睡觉时来冲撞他,让他觉得很不舒服,这时他很不好意思地说,他看到原来是父母在行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