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社会必须经历一段时间的剧痛,才能找到自己的位置

我见过不少外出打工的父母,为了挣钱养家,他们在孩子很小的时候,就把孩子丢给婆婆抚养。如果婆媳关系不好,同时婆婆的心胸又比较狭隘的时候,婆婆就会教唆孙子或孙女仇恨自己的母亲。等到这个孩子到了读小学的时候,父母决定把孩子接到身边读书,从此孩子正式与自己的亲父母一起生活。这个孩子跟奶奶感情很深,被奶奶灌输了很多仇恨母亲的思想,于是这个孩子与自己的母亲无法正常相处。因为不能与母亲和谐相处,这个孩子的心理很扭曲,在外面与别人相处也会有障。因为心理不平衡,学习也受到严重影响 ,最终成为一个无能的心理不正常的平平庸庸的人,一辈子的前途就这样葬送了。

香港这两个多月来的暴乱就是这样,中国是香港的亲母,英国是香港过去的养母,美国是香港的姨妈,那些西方发达国家都是香港曾经的亲戚。香港有一部分人是爱国的、明智的、有智慧的,但感觉所占的比重还太少,对中国大陆和共产党不满的香港人还是挺多的。我觉得香港近两个月来的暴乱是一种必然现象,也是好事,香港需要经历一段动荡之后,才能够渐渐冷静下来。冷静下来之后,才渐渐地看清楚自己是谁,看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,什么是自己应该得到的,什么是过度奢求的。中央政府表态:中央绝对不会让香港政府和警察出现无法控制的局面。这样的表态很好,换一个说法就是,只要香港的政府和警察还可以控制,你们想怎样闹随你们的便,反正给你们高度自治,让你们港人治港,不到必不得已的情况下,中央是不会镇压的。

港独组织希望通过搞乱香港来迫使中央妥协让步,中央的表态已经很清楚了,港独分子也接收到中央传递的信息了,再闹下去无非就是这样的结果:

1、香港长期处于动荡状态,内地游客因为香港局势没有恢复正常,不愿意前往香港旅游购物,香港各行各业一直处于衰退状态,很多香港人的收入严重缩水,于是强烈渴望香港局势恢复到过去稳定的状态,非常讨厌那些上街闹事的黑衣港独分子,非常主动地站出来加入爱国爱港及支持警察的活动中。港独分子把香港搞得越乱,利益直接受损的另一部分香港人就越爱国,越敢大胆地站出来跟港独分子作坚决的斗争。

2、当情绪发泄得差不多的时候,一部分港独分子意识到继续闹下去没什么好处,而且香港经济越来越衰退也不是他们希望看到的结果,于是渐渐就没有动力闹下去了。冷静下来之后就会反思香港的出路在哪里,香港的经济要发展,靠英国行吗?靠美国行吗?最终还是得靠大陆。

3、美国英国和台独分子插手香港问题,他们也是要付出代价的,至少得给搞事的香港黑衣人付必要的工钱。然而最终只伤害到香港的社会形象和香港的经济发展,完全伤害不到中国内地,而且还会被中国政府反制,他们的动力也会渐渐地减弱。

这些港独分子冷静下来也会思考,就算你能把香港几个或几十个警察弄死或弄残,你们又能够得到什么好处?香港是法制社会,随意伤害别人是要追究责任的,何况这些警察跟你们又没有什么个人恩怨,为了自己的一些政治诉求伤害或杀害无辜的警察毫无意义。就算有一些警察因为害怕不敢当警察了,还会有很多人愿意当警察,中央政府绝对不可能让香港处于无政府状态。

痛苦会促使人反思,痛苦的程度越重,反思的深度就越深,反思的深度到位了,答案就找到了。在上世纪90年代以前,中国大陆非常穷,香港曾经的GDP占内陆的20%,如今只占广东的24%。过去内地不开放,香港作为整个国家对外交流的窗口,大陆贸易集中通过香港码头运往世界各地,这么大的国家的进出口产品都经过香港,香港根据货物数量抽取一部分服务费,所以香港才会这么发达。但是随着中国的不断改革开放,内地很多的货物都不经过香港了,上海、宁波、深圳、广州的港口吞吐量,都超过了香港。过去很长时间香港之所以很有钱,不是凭香港的本事。说白了,香港曾经是内陆与世界之间的“买办”,长期享受转口贸易的红利,赚快钱赚习惯了。但这不是香港自身的实力。

最近十多年,香港经济发展确实很慢,但西方发达国家几乎都是这样呀,欧洲在衰退,日本在原地踏步,美国这个经济活力相对好的地区如果真的很如意,川普就根本不可能上台。不管什么东西,都具有生长成熟辉煌然后衰退的过程,香港富裕繁华了那么久,逐渐进入经济放缓甚至停顿的状态很正常。而中国内地穷苦的时间太长了,轮到中国内地经济腾飞的时候了。中国内地经济越腾飞,香港就越没有竞争力,没有竞争力之后香港人的生活压力就越来越大,很多香港人就拿中国政府来发泄情绪,似乎在说:如果香港不回归中国,香港就不会经济停滞不前。事实上,如果香港不回归中国,香港一定会比现在更惨。因为内地改革开放之后,内心的进出口贸易都不经过香港了,香港靠什么挣钱?

公道自在人心,会有越来越多的香港人看清楚事实真相的,中央政府除了严厉警告谴责之外,香港没乱到一定程度,切不可轻易出动警察或军队干预。如果香港沉默的大部分人不主动站起来跟乱港分子做坚决的斗争,光靠中央出面干预只是治标不治本的办法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