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眼:通灵日记——看得见真相的男孩(4)

 

杰克日记:享利是我的好朋友,他的爸爸是牧师,我妈妈很喜欢享利,在我的好朋友中妈妈是最喜欢享利的,也许是因为享利的爸爸是牧师的缘故吧。享利来我家的时候,是珍妮(仆人)开的门,妈妈也刚回来,妈妈跟享利打招呼:你爸爸妈妈好吗?你跟姊妹们都好吧?

我和享利一起玩游戏,我们玩得很开心,享利走后,妈妈上来问我,说享利今天说了些什么,妈妈很喜欢听关于享利爸爸的事情,姐姐说妈妈喜欢听牧师的“丑闻”,这个词是姐姐从她的好朋友爱瑟那里学到的,而爱瑟是从她爸爸那里学到的。

 

杰克日记:我今天又跟妈妈一起去教堂了,今天在教堂听到风琴的声音,很美妙好听,我希望教堂里只有音乐的声音,而不要总是那些让人听着难受的进道。

爸爸星期天早上不喜欢去教堂,如果天气好的话,他宁愿到外面散步。如果天气不好,他就呆在书房看书。妈妈带着我们去教堂回家之后,就把在教堂的见闻告诉爸爸,说谁谁去了教堂,谁谁没有去教堂。今天在教堂里,我看到肥胖地艾尔太太在做祷告的时候晕倒了,有好几个体壮的男子把她抬去看病。我每次看到别人生病,总是感觉很难受,心好像被掏空了一样,很不舒服。妈妈也把艾尔太太在教堂晕倒的事情告诉爸爸了,然后我就问妈妈:为什么艾尔太太头上的光环愈来愈蓝?(注:蓝色,是信仰虔诚的颜色),然后你猜我妈妈说些什么,她对爸爸说:我越来越担心这孩子的眼睛出问题了。爸爸说:应该是肝脏出问题吧。我很困惑,当我问妈妈问题的时候,妈妈总是不告诉我。我很想知道,为什么不同的人头上的光环是不一样的?比如爸爸头上的光环是像金凤花一样是黄色的,而妈妈头上的光环却是蓝色的,在妈妈紧紧地抱着我的时候,妈妈头顶上的光环就会变成粉红色(注:粉红色是陷入爱心或是恋爱的颜色),而姐姐头上的光环,则像一堆被打散了的蛋一样的颜色,很可笑。我告诉姐姐她头上的光环的颜色时,姐姐就会生气地骂我:闭嘴,神经病。

姐姐有时惹我生气的时候,我就会打她屁股。比如有一次我问她,你告诉我,我头上的光环是什么颜色的?姐姐不屑一顾一说:别说瞎话,你身上怎么会有光呢?我觉得姐姐在说谎,因为我有一次问珍妮(仆人)我头上的光环是什么颜色时,她我说头顶上的光环的颜色就像爸爸玻璃盒中填充小鸟的颜色。(杰克并不知道珍妮是在消谴他,他觉得珍妮的话是真的,因为他真的不知道别人是看不见人体外的光的,他根本不知道他拥有常人不具备的超能力。)

 

杰克日记:我妈妈觉得我的眼睛有问题,因为她说我总是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于是妈妈带着我到城里看医生,那个眼科医生穿着黑色的衣服,个子比较矮,长得有点滑稽。他拿出一些布满大大小小字母的卡片让我看,然后又拿一些小玻璃片让我盯着看,我花了很多时间完成他交给我的任务。结束后这个医生对妈妈说:你放心,这个孩子的眼睛好着呢,没什么问题。然后我们就离开医院了,我们到一家餐厅吃饭,然后就回家了。

 

杰克日记:今天又有一位医生来家里看我,他我问一大堆可笑的问题,比如问我在一间空空的房间里,会不会听到什么声音之类的?我说会呀,我在我房间里经常能听到妈妈对仆人吼叫的声音,他笑了笑,他说不是这个意思。这个医生长着一脸络腮胡,就像图画书上的猫头鹰一样。他的身上也散发出美丽的光茫,但是他的光茫没有耶稣的明亮好看,还不及耶稣的一半好看和明亮,我问他,是不是要给我开一种很恐怖的药物?他说不会,会给我吃一种像糖果一样的很漂亮的药,我很喜欢这个医生。他跟我说完之后就找妈妈说话去了,他们进了一个书房,在里面呆了好久才出来。(杰克的父母因为儿子经常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而烦恼,怀疑杰克的眼睛出了问题。但是看了眼科之后,眼科医生说杰克的视力完全正常,妈妈找不到答案,于是就找了心理医生给杰克看病,希望了解清楚杰克到底是一个小骗子还是精神上出了什么问题。杰克的母亲如果多花一点时间看灵异方面的书,就能知道她的儿子既不是说谎的骗子,更不是精神上出了什么问题,而是她的儿子天生就拥有一种超能力。但遗憾的是,杰克的母亲至死都将灵异的书视为邪书,从来不愿意花时间精力看一看。这位医生对杰克妈妈的建议是换一个环境试试,最好住到海边,经常做水疗,或许杰克问题就消失了。当然,结果是不言而喻的,杰克的超能力并不会因为环境而改变。)

 

杰克日记:我今天心情很糟糕,我一直在伤心地哭,妈妈很担心地问我:到底发生了什么,我的好孩子。我说: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我总很担心,要是将来的哪一天,爸爸妈妈和姐姐都死了,我该怎么办呢?妈妈不知道怎么安慰我,说:傻孩子,那是很久很久以后的事情了,现在不用想它的。

 

杰克日记:我生病了,我在床上躺了三个星期了,波顿医生每天都来看望我,在我生病期间,已经过世两年的威利先生来看望我三次,他还给我带来了我喜欢吃的葡萄。还有教堂的牧师也来看我一次,还给我带来了耶稣的图片,但真实的耶稣比图片上的耶稣更慈祥更和蔼。我现在已经好多了,我能提笔写日记了,我不能写太多,我的身体还很虚弱。

 

杰克日记:我们一家人要到水疗馆,要不是我生病那么长时间,我们早就去水疗馆了。我问妈妈,水疗馆是干什么的?妈妈说是四周都是水的旅馆,人们泡在水里,这样会很舒服。我会有好长一段时间不用去上课了,太棒了。姐姐要到珍珍阿姨(仆人)那里去,姐姐很不喜欢这个珍珍阿姨,觉得让她去找珍珍阿姨,简直是奇耻大辱。
爸爸吃早餐的时候,批评姐姐了,要求姐姐对珍珍阿姨必须礼貌,到珍珍阿姨家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。姐姐蜜蕊听了很不服气,嘴巴噘得很高,不说话。我其实也不怎么喜欢珍珍阿姨,因为她身上的光茫很晦暗,她整个人看起来很紧绷的样子,让人不舒服。